2008/4/2

舒巷城詩選

攞景

舊時我好歡喜
帶住我副攝影機
去呢處去嗰度攞景
我「影」白色嘅雲,
藍色嘅海沙灘﹑
石頭我都「影」

自從我識咗你
我個心同口講
菲林價錢咁貴
扯旗山嘅雲﹑沙田嘅霧都唔係風景……

一個酸梅兩個核
今時唔同往日
而家我揸住副攝影機
淨係喺你身上攞景
你著呢件藍色嘅衫裙,
嗰套白色嘅衣裳
都係一景
喺鏡頭嘅面前
你笑我,嬲我
你嘅笑,你嘅嬲
都係表情




你不相信嗎?
你的掌紋
刻著類人猿的血與淚?

為什麼把你掌中的生命
賣給廉價的命運呢?

人,勇敢的人
當你舉起緊握的拳頭時
上帝與眾神
將會死亡在你的五指間

The Palm

Don’t you believe
That your palm lines record
The anthropoid apes’ blood and tears?

Why sell your life in the palm
To paltry Fate?

Man, brave man
When you raise your clenched fist
God and gods
Shall die in your five-fingers

瑞士

你打算世世代代
擁著你的旅館沉睡嗎?
醒一醒吧,醒一醒。
遊客們遲早要回家。
瑞士,你不能夠只有風景。

Switzerland

Are you going to embrace your hotels
And lie asleep century after century?
Wake up, wake up.
Tourists will sooner or later be home.
Switzerland, you can’t have only sceneries.


英雄


在一個當眼的廣場上
高高在上的站著
一個銀行家銅像。
我想,他一定是個英雄
在大魚吃小魚的世界上。

A Hero

In a conspicuous square
There stands high with pride
A banker bronze statute
I figure, he must be a here
In a big-shark-eat-small-fish world



霧來了,輕輕的
踏著貓一樣的腳步……

岸失去了船
船失去了岸

我的心是沉重的
像那落下的錨

你在哪兒?你在哪兒?
我在期待那破霧的陽光……


阿香同我勾手指

鄰家有女范阿香,珠喉一串人稱賞;
十八登台作歌伶,清歌夜夜歌壇唱。
獨惜親娘無母愛,愛賭麻雀十三張。
阿香一棵搖錢樹,搖到幾時不斷腸?
猶記童年竹馬時,阿香同我勾手指。
傷風流涕尋常事,贈我紅巾醒鼻子。
同窗放學一齊歸,相約明朝聲細細。
天真一對小情人,笑玩「拜堂」隨俗例。
鶯聲初試學曲音,周朗我是第一人;
此夜聽歌茶樓上,愁眼相看幾丈分!
去年冬日觀「梁祝」,阿香和我多感觸。
執手暗中遞淚巾,兩心相愛不孤獨。
只恨無情阿香母,收押女兒待價沽。
不重人材愛錢銀,條件堅持直到今。
茶禮三千屋「揸手」,妄把嬌女當貨留!
阿香相約長相守,爭取幸福到白頭。
有道婚姻要自由,況復當年手指勾?
說服私奔兩條路,好事同歸出異途。
世間多少阿香母,如此「阿媽」不如無!

此詩署名顧曲兒,投「大公報」徵文「我的戀愛怎樣成功」得第一獎,獎金三十元。


臨江仙

異國相逢喜上眉,圍中竹葉青青,眼前一亮現「星星」。分明華盛頓,卻見北京城。

憨憨純真衣黑白,此身何用輕盈。隔鄰影杳睡「鈴鈴」。思家她有夢,明日我登程。


1977年在華盛頓突然遇到由中國送抵的熊貓,星星﹑鈴鈴是熊貓的名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