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4/2

由攞景開始

(Polly Ho)

你著呢件藍色嘅衫裙,嗰套白色嘅衣裳
都係一景
喺鏡頭嘅面前
你笑我,嬲我
你嘅笑,你嘅嬲
都係表情
(節錄)

第一次看「攞景」,我就喜歡上了,舒巷城是香港土生土長的詩人作家,為什麼不藉詩會介紹他的詩,讓更多人認識?這一想法開始了二月詩會,本想邀請舒巷城太太出席,可惜始終緣慳一面,儘管如此,是次二月詩會有別於平日詩會,因為它特別親切和輕鬆,並進行了深入而富啟發性的討論。

我們都同意舒巷城的詩夾雜口語,讀起來格外朗朗上口。舒巷城多才多藝,能文能曲,正因為他懂得音律,他的詩句抑揚頓挫,揮手而就的打油詩更輕易獲獎,在詩會上,我們選了「阿香同我勾手指」,此詩風趣幽默,記錄當代的社會現象。夾雜口語是舒詩的一大特色,但是口語會否不能登大雅之堂?為此,我們進行了好一會兒的討論,其中Florence認為元代雜曲加入口語,它的藝術價值正因為其大量口語,然而舒詩的藝術成就要待時間的考驗。

另一位詩會成員Victor對文學有深厚的認識,他直言舒巷城的寫詩技巧非常高,無論長句還是短句,他皆能隨手拈來,反映其紮實的文學根基。另一位朋友認為「霧」很有美國詩人桑德堡的味道,Florence認為整體舒詩是道地的,表達的感情是香港式的情懷,而桑德堡描繪的世界是美國沙漠大馬路式的,各有千秋!

我想,香港詩人什麼時候才能衝出香港這個地域,在世界詩壇佔一席位?口語在翻譯時會否成為一種阻礙?當代香港人有共鳴的,今天的香港人還有共鳴嗎?除了香港人之外,其他地方的人呢?許多許多疑問只有時間才能回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