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15

夏宇詩選

腹語術

我走錯房間
錯過了自己的婚禮。
在牆壁唯一的隙縫中,我看見
一切行進之完好。 他穿白色的外衣
她捧著花,儀式﹑
許諾﹑親吻
背著它:命運,我苦苦練就的腹語術
(舌頭是一匹溫暖的水獸 馴養地
在小小的水族箱中 蠕動)
那獸說:是的,我願意。


野獸派

二十歲的乳房像兩隻動物在長久的睡眠
之後醒來 露出粉紅色的鼻頭
試探著 打哈欠 找東西吃 仍舊
要繼續長大繼續
長大 長



甜蜜的復仇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愛情
為蛀牙寫的
一首詩,很

唸給你聽:

「拔掉了還
疼 一種

洞的疼。」

就是
只是
這樣,很

彷彿
愛情


疲於抒情後的抒情方式

4 月 4 日天氣晴一顆痘痘在鼻子上
吻過後長的
我照顧它

第二天院子裡的曇花也開了

開了
迅即凋落
在鼻子上
比曇花短
比愛情長


Salsa
  
我還是願意偷偷自己是那沙丘
被某個晚上的狂風吹走
第2天早上成為另一種形狀
我也同意我們必須行動
然後在行動裏找到動機
像許多女人會愛上的切•格瓦拉說的  (注)
我穿上印有他頭像的T恤睡覺
對那種再也愛不到的男人只能如此
真想去摸摸他的頭髮
替他點一根煙
為他找治氣喘的草藥
革命我懂一點
沼澤的水淹沒長征的膝蓋
他愛的唐吉訶德我也懂
與他同一時代的加洛克在路上我也懂
同樣的事物逼近我
用不同的形式
我是切•格瓦拉今天早上在鏡子裏
我把T恤脫到一半
那頭像罩住了我的臉
露出一隻獨眼
盯住這罕見的一刻
我是那人而那人並不知道
別人也不知道(這些要問波赫士)
我正要解放整個南美
而且我說出了我早已學習準備好
的西班牙文,我只會一句
也是引自波赫士:
“我的命運在西班牙文裏”
但是我接著說  用他不懂的中文:
“我跟你一起去革命
但是允許我隨時可以逃走”
這首詩這麼膚淺
不免被所有人恥笑
但根據波赫士
所有寫好的詩
都早已經有它們的位置
它早已存在
早於所有革命
以及我的逃走
關於革命和詩彼此傾軋的部分
我播放一段salsa 跳舞打混過去
  
注: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1928-1967)


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
  
只有咒語可以解除咒語
只有秘密可以交換秘密
只有謎可以到達另一個謎
但是我忽略健康的重要性
以及等待使健康受損
以及愛使生活和諧
除了建議一起生一個小孩
沒有其他更壞的主意
你正百無聊賴
我正美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