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9/4

劉克襄詩選

秀姑巒山


──與妻子的古道橫越


所有磅礡而雄渾的山岳

隨著雲海,湧向無涯的天際

遠離了,我們出發的山徑


唯有它回頭,悄然地

以一頭巨鯨的龐然

偎依過來


也偎依過去

以一條細瘦古道的蜿蜒

繼續蜿蜒


默默地陪著我們

在天地最安靜的遼闊山域

走過箭竹草原


在結伴山行的歲月裡

這最不會扮嘴的戀人

提供了中央山脈的華麗遠眺


在與子攜老的誓約裡

這命定的第三者

總是教人默然地眷戀


我們仨

老山老路老靈魂

就這樣把後半輩子悄悄地協商


生命中最龐大的意念,架構了

生活中最紮實的價值,凝固了

生態中最明亮的靈魂,結晶了


2005.8.30


桃竹苗丘陵\劉克襄


一條無名的山路,靜靜地越過田野

這樣,似乎就疲憊了。也滿足地

在前面的山谷,結束了行程


那山路的盡頭,一個村子座落著

幾縷炊煙在各個三合院上方,眷戀了好一會兒

破曉前,才淡然地飄出了山谷


還有一隻公雞,氣定神閒地站在曬榖場

高昂的喀喀鳴叫,更加具體地

呼應著山谷的安詳


我才注意到,村子被濃郁的相思林和油桐花

環繞著。一條水圳自那兒蜿蜒而出

流過刺竹叢旁,灌溉了卵石的梯田


汨汨的圳水也輕聲地流過腳前,提醒我

呵,春天到了。我低頭,看著一隻狐疑的青蛙

噗通一聲,驚走了田裡的泥鰍


我再抬頭遠看,一條無名的山路

又靜靜地,攀過了山嶺



2006.11.20 2009.4.28重修



大肚山


父親騎單車載我,翻過了紅土的望高寮,終於看到海了。


長大去當兵,沿著相思林的山稜行軍,眺望的海更大了。


清明時,走訪祖父母的靈骨塔,芒草翻飛、百合花開的山嶺上,望到的海更遠了。


懷念尾隨父親去撿柴的日子,乾枯的刺竹林搖曳著。白髮蒼蒼的我,眼前迷濛,才看到,那海這山都老了。



木瓜山


每天,凌晨的最後一刻

那山總會站成全世界最豐滿而堅實的肩膀

讓早起的陽光悄悄地滑下

溜過鯉魚山的肚腹

去輕輕地叫喚整個縱谷

直到海岸山脈露出惺忪的身子


那時,稻田裡的鷺鷥已經伸展翅膀

蔗田裡鬼鼠和環頸雉紛紛抬起頭

連花蓮溪的雁鴨和水牛也睜開眼睛了


而我們搭乘的火車

就在安詳而開闊的舒展中

熱鬧地拉開了黎明的序幕

吉安、壽豐、豐田、萬榮........

喏,這些太平洋黑潮旁邊

肥美名字的小鎮們

一個個都快樂地醒來了


____________2002.5.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