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1

李超鵬詩選

相約


相約

山深處

四月

櫻千樹

何年




獨闖


他們終要

一個個的離去

驀然日已暮

只剩你

獨闖歸途

然而

舊徑盡是蓬蒿

也許

從來便不曾有路

自古只得

混沌藍圖


應許


一山又一山

斜暉餘下無幾

水已喝光

他們都捨棄了你

你以為這山後

便是應許之地

卻只見一道

逾越不得的蕃籬

究竟有力者曾否應許

你已無法記起

也許有力者從未存在

古今都在落力演戲




春色


又來到這寂寥谷地

濕潤的空氣無聲

池塘青草依舊

人不能靜

是春色特別浪漫

挑引遊子入定

是到了杜鵑花季

濃豔嫣紅甦醒

分明枝上含苞

已見遍地落英




黑大荒


難道你仍舊不知道

無人能給世界亮光

世界只得一片黑暗

無邊無際的黑大荒

你要自造慧眼見到

漆黑當中五色跌宕

黑裡的黃多詭秘

黑裡的青多瘋狂

黑裡的赤多嫵媚

黑裡的白多荒唐

黑裡的黑當然是

無始無終的大虛妄




高野山行


高野山在和歌山縣,空海和尚開山千年,寺院過百,自當是刻苦修煉明心見性之好地方。200612月與 K 往高野山體驗宿坊滋味,居福智院,寬敞舒適,設施完備,竟與日式溫泉旅館相若,只不過加上祈福寫經晨課等有料活動。首日雨中步奧の院參道,林木高聳,不見天日,直達規模宏壯之大師御廟,流連玄奧之境,歸時已黃昏。次日天大寒,遠遊山中女人道。山徑環山繞行,所以名者,蓋昔日女人不能進入高野聖山之中心部份,只能在週邊之山林往還也。山幽澗清,林寂徑曲,午後走至円通律寺附近,雨後之木橋極滑, K 不慎跌下溪中,右手骨折,左腳筋傷,不良於行。時在深山中,林野無人, 幾經艱苦,蹣跚蠕行近兩小時始聞犬吠車喧, 獲致救贖,天已全黑矣。



空海的千年靈山上

還會有誰探索究竟

虛妄造作的精進料理

喑啞了佛壇鐘磬

任桃源熱湯如何沸騰

都不肯把污垢滌清

只有那素樸侍女

不須千金寫經

還有那秋後落葉

無言皈依寂靜

昨日暮雨漫走兩公里

路旁盡是英雄的墓陵

奧院參道已透玄黑

猶遮不住往昔的虛榮

今日行走空山中

尋找老樹的清音傾聽

細味新雨後鮮香

沐浴雲霧飄渺的仙景

於是尚可徐徐進入

瀰漫聖地的空靈

誰知那一刻幾時要來

惦念童女備油的聰明

地藏菩薩旁的木橋上

重塑無邪柔嬰

把概念的虛空

換來羽翼輕盈

就在莫名興奮中

隨意清溪飛迎

顧不了肢體破損

好讓靈魂驀地甦醒

圖上的円通律寺

應是苦難的救拯

奈何遍尋密林岔道

四野只透尺八幽情

證悟奧妙的一個時辰

墜入奇異寂境

欣然執子之手

上下苦路尋索天命

是沈吟往事的相依

暮色中開示萬化空淨




黃蝶


雜花香

山林翠

土黃翅膀的蝴蝶

執意和我小聚

在我面前引路

即使碰上伴侶

也只會打個招呼

一起翻騰急速升墜

只一個回合又落到

徑上脈脈相覷

在我面前一尺

亭亭挺立落葉堆

坦蕩蕩攤開翅膀

叫我在豔麗中陶醉

含羞答答猝然合上

節拍悠揚儼若芭蕾

開開合合情意濃

何必探問你是誰

且就癡癡對望

交換心心妙緒

山徑長

小蝶累

遂把精靈

化作真身纍纍

一蝶復一蝶

組成奇妙縱隊

土黃接土黃

領我山中走去

趁光仍在

切莫尋夢貪睡

你要盡吸能量翻飛

我就如影步步追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