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9/9

廚房裡的馬勒第一交響曲

朋友說聽馬勒要塞上耳筒

夏末的下午,我

偶然拔出耳筒

竟把柏林愛樂大廳的馬勒 勒回家


廚房裡母親輕駕嫻熟地拿起

下鍋 翻動 旋轉

明媚的春天踏著馬步,徐徐來到

青年人滴下朝氣勃勃的汗水,一滴滴

連巨人也餓了,放下燈

穿過二十世紀清晨的田野穿過

母親從廚房走到大廳,關了電風扇,又走回廚房

葬禮和死亡仍嚴肅地進行



我的嘔吐感 頓然

消失了

狹窄的胃裡舒展開一朵幽谷的蘭花。



(Polly Ho 9/9/200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