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6/29

二○一○年六月詩會後感

六月廿七日, 雨天。


本月的主題是Florence提議的自由題, 詩會沒有邀請詩人, 而是叫觀眾帶自己的作品來分享, 其形式不限。


今天整天下雨, 倒很有詩意, 我沒有什麼想發表, 只不過到場打打氣。


在巴士上看着窗外的雨天, 不知今天有多少人會真的帶自己的作品來讀? 眼睛看着觀塘碼頭的海面, 不禁想起五年前剛回香港, 遇到Florence的時候。她說想要在kubrick做一個詩會, 希望能有一個平台, 讓香港人可大膽地, 站起來向公眾唸出他們的詩句。


這種行為在歐洲很常見, 我在柏林的咖啡館, 看見有人喝着咖啡, 就忽然就站起來, 大聲唸出自己的詩作, 人們也很欣賞, 沒有人會當他是傻瓜的。


真的要謝謝Amanda每月借出kubrick的場地, kubrick工作人員的幫忙, 讓每一次的詩會都得以成事。那時只知一次又一次地做下去, 也不知道能做多久。


還記得開頭的一年, 只有Florence向着喝咖啡的公眾說話, 每每邀請他們坐進來與我們一同唸詩, 人們只以沉默的眼光回報. 每次都只有小貓三倆隻。


後來慢慢地聚集了一小羣人. 也不記得什麼時候, Polly 也加入了。有了Polly這個生力軍, 令到詩會生色不小, 她每次都能邀請不同的詩人來, 亦嘗試了不同的形式, 把詩會搞得有聲有色。並為詩會帶來不同層面的公眾, 大大地增加了參與者的數目。而我一向只是一個懶散閒人。有時來, 更多時候連人也不在香港.


轉眼間, 五年將至, 當年Florence 默默發起的詩會, Polly努力耕耘的文學聚會, 在今天, 又回到最初的夢想。Florence, 你看! 你最初的心愿成功了。門外雖然下着大雨, 你看! 有多少人帶着他們的作品來到。不論是專業的、業餘的, 還是第一次寫詩的。不但有文字創作, 還有音樂、 繪畫、攝影等不同的藝術媒介, 雙互交流。大家都十分享受這次的聚會, 更有人希望我們多舉辦這些大眾作品分享的活動。香港其實有很多人在創作, 只是缺乏地方讓他們發表。


Florence, 多謝你, 你做了一個成功的詩會。Polly, 多謝你, 你讓詩會壯大。你們創造了一個讓香港人能開放地, 自由自在地, 忽然就站起來向公眾唸詩的場地。



年六月廿八日

黄懷琰

2010/6/9

Kubrick Poetry‧ 六月詩會‧翅膀

時間 Time2010/6/27 (Sun) 5:00pm-6:00pm

地點 Venue 油麻地 Kubrick(next to Broadway Cinemathèque, 3 Public Square St.)

主持 ModeratorsFlorence NgWong Wai Yim


全球暖化,仲春的香港早已聽到蟬鳴。蟬的身軀肥壯,卻靠著薄紗般的翅膀短暫逃離樹的束縛,如水的翅膀透現藍色的天空,這個蟬短短一生永遠也無法到達的地方。踏入第五個年頭的Kubrick詩會,每月聚會的時間雖短,卻帶著詩友飛往不同的天空,經歷各式人等的夢和甜酸苦樂。這次我們的天空將會無限開放,無論你是Kubrick詩友,還是好奇的過路人,都歡迎你們攜來自己的詩或是別人的詩,用自己的方式演繹這些作品,過一個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