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9/22

一次尋常詩聚

一次尋常詩聚
 (Polly Ho)

這次與飲江叔叔的詩聚與過往活動有些不一樣,當天下著傾盆大雨,不知是否由於下雨的關係,書店店員遲到,我們被鎖在門外。在不知道怎麼辦的情況之下,我們決定由樓梯間開始是次詩會,大家各自在樓梯間找一個立足點,在一個擠擁濕潤的空間裡開始一個詩聚真是難忘。




飲江叔叔是一個會說恐怖童話詩歌的詩人。他的安徒生童話裡的賣火柴的女孩和美人魚在不安的時代裡,總帶著悲憤的色調,沒有天真的幻想,卻有更多社會不安定的痛斥,燃點的火柴並未帶來更多溫暖,卻像要引爆更多社會危機。飲江叔叔其中一首詩談到長者獨居,引發了一輪討論,何謂孤獨和寂寞,很多人都認同獨自一個不代表寂寞,人越年長,對獨居會有更深層次的體會,一個人的時間有更多思考的空間,一個人的時候更能享受美食,有時候連聽音樂,一個人更能聽得自在。這裡並非歌頌獨居,而人去到最後也許要一個人生活,但當身邊的朋友享兒女福的時候,長者獨居是人生的一種懲罰,社會上看到不少獨居長者為生計張羅,肩負著沉重的醫藥費,不能不說悽慘﹗





飲江叔叔寫詩的切入點有一點不尋常,他總是有一個與別人不一樣的觀察或想法,例如「聞教宗說不信主的人可以上天堂之隨街跳」,詩裡說信主與不信主的人都可以上天堂,更逗笑的是連上帝也不理解這種什麼人也可以上天堂的狀況「有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呀」/有,上帝說/天堂有/街上都有 ,聽起來這更像是荒旦劇的對白。

聞教宗說不信主的人可以上天堂之隨街跳
飲江(選段)

信主的人
與不信主的人
相聚(會)在天堂
這是信主的人
不理解的
這也是不信主的人
不理解的
上帝微笑
悅納,手牽手
祂說,我也不理解
這是奧祕
我也不理解

我沒打算去理解
如果我去打算
或者,我就會理解
我從來都不去打算
所以,我也不理解

飲江叔叔的詩有一層表面淺白的意思,當細嚼後,原來有更深一層的意思,可以吸引你一直讀下去。鐘國強說過:飲江的詩,是經受得起「永恆」這種字眼,不覺其濫,還覺得一念分際。



(photos by Paul Wa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