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20

Kubrick Poetry •「從旁觀到介入」──葉英傑新書分享會

日期:2018325日下午4時至5
地點 :油麻地 Kubrick電影中心一樓講廳
主持:Florence Ng
嘉賓:葉英傑 周漢輝



「又或把注意力放回身下的泥土
   學習如何跟它妥協,如何

   讓自己繼續優雅地活著。」──《旁觀生活》〈阿里山神木〉

在這個手機即拍即享的年代,詩人葉英傑仍然堅持用文字慢慢調整和構築他的視角,不爭鳴,不宣示,始終維持冷靜的敏銳。來到他的第五本詩集《旁觀生活》,英傑為我們凝住了異地、家族、浮生的生命光影,伴我們體味細水長流的甘醇。

詩人自述:

葉英傑仍然記得第一首詩是什麼時候寫的,是在1989年2月5日,地點在廣州表姐的家中,那天是農曆年廿九,說的是不想年假過得這麼快,差不多要回港捨不得廣州的親友。之後在1992年開始拿青年文學獎(19、20、21、22、24屆)。那時候他的詩使用很多意象,有人說很超現實。之後被王良和抓去跟一班詩友一起談詩;這詩社是〈我們詩社〉。後來還有〈大學詩會〉(然而參與的時候他不再是大學生了)。後來憑〈散步〉拿2000年中文文學獎。此後他就揮不開〈散步〉了。〈散步〉是他第一首很自覺的,敘事成份很重的詩。經過多年努力,終於完成了《尋找最舒適的坐姿》及最新的《旁觀生活》這兩本詩集。這兩本詩集其實是二為一體的,都是有關家,有關各親友,有關生活。是的,葉英傑的詩,似乎都離不開一直圍繞的「人」,和生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