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6/30

雄仔叔叔詩選

Hallelujah


棺木慢慢滑入焚化爐

大火船叫了聲﹕好走呀

傅魯炳!你一定聽到了

大火船和一眾

為你披麻帶孝的年青人

他們心中叫著

父親  父親


他們先先後後

走到你跟前

聆聽教誨

看一杯水

如何變成酒

他們如此渴望

見到生命的真相

他們從你的故事裏

聽到那低沉的

呼喚

Hallelujah, Hallelujah……




Sometimes you are impatient

Sometimes you are god


sometimes you are impatient


黄昏漸近

室內縈繞著你的教誨

書架上的書

在你的滔滔中翻動

向你致敬

我們

也向你的敬

卻惹來你罵一句﹕

都要死了

識那麽多有lun


Sometimes you are god


他們來扣你的門

他們要酒

你給的卻是水

一杯一杯

洗滌塵垢  你說

然後   你說  

回到世界回到世界

生活在那裏




傅魯炳的飛行


我沒看過那演出

但我看過

你飛翔的樣子

某天綵排《狂人日記》

(唉!我們的婉玲)

你淘氣地伸展雙手  頭微微抬起

開步跑  初時慢慢的

  加速  加速  加速  呀!飛呀

就這樣雙脚離地

在並不寬廣的排練室

晝出一片天地

風呀雲陽光大氣裏飛行的味道

叫我們情不自禁地歡呼起來

呀!傅魯炳

那份意氣和快樂

在排練室久久不散

久久不散  傅魯炳

是那些孩子才有的

意氣和快樂

久久不散  

sometimes you are god




傅魯炳


傅魯炳  你帶著什麽回來?

帶著誰呢?黄昏天色漸暗

我只見隱約的影子

從那深巷的遠處

向這邊走過來  

步履緩慢卻方向鮮明

挨家逐户  走過來


剛亮起的街燈

光暈昏白

我聽到的南音  

也是隱約的

是你帶著瞽師嗎?

還是你就是瞽師

後面是你的身影

挨家逐户  篤、篤、篤

有嘢聽呀!

有些門打開

有些門拒絕

樂聲和歌者卻一樣

全神貫注


我們也聽得

全神貫注  傅魯炳

你的樂聲沙啞如歷史

在夜的深巷徘徊


只在夜的深巷徘徊


(夜暮低垂

深巷漸漸隱退

你掉頭遠去

又把我們

留在時間的外頭)



龍門守不住


龍門

守不住炎夏

陽光

用一塊光燦燦的白布

佔領球場


第廿七通 2003713


抵抗炎夏


我們怎樣抵抗

炎熱的夏天?


坐下來

把一本又一本的書

讀成海洋


圖/文﹕ 雄仔叔叔

第卅一通 2003810


把暑假裝扮成


把暑假裝扮成

一條蛇或者

公路上的早晨

忘記計劃不要

再叫我填寫

自學增值表参加

班班 班班班‧‧‧

讓我就像一列房子那樣

呆站著像樹丫那樣

伸賴腰像城堡那樣

聽見自己的回聲


喂!!!!



夏天本來不太熱


夏天本來不太熱

深水埗阿壽伯這樣說

站在以前叫「海皮」的地方


紅磡同昌阿嬸也同意

還有上環阿劉公還有

佐敦油麻老祥吉

等等都說

夏天本來不太熱

「一日都係嗰啲

企喺海皮嘅擋風玻璃!」


一個晚上各人

帶了大鋸一幢一幢

高樓大廈鋸了下來

讓海風灌進大街小巷

透口氣


第卅三通2003824


父親節    


阿媽出差

父子過節

你一筆我一筆

都不知道

那個圓是你

那個彎是我

總知那天很寫意

無甚了了


2005.7.3


失眠


失眠

是一條

貪吃夜晚的蟲

吃得我們心慌意亂

起來跟牠搶搶鬧鬧

希望

把剩下來夜晚

奪回來放進

枕頭


圖/文﹕雄仔叔叔

第三十通 200



琴放在哪?


孩子問﹕

琴放了在哪?


我見到桌上的塗鴉

說﹕在 John Lennon 叔叔那裏


John Lennon 叔叔在哪?

John Lennon 叔叔在六十年代裏


六十年代在哪?

六十年代在爸爸的青少年時代裏


爸爸的青少年時代在哪?

就在你的塗鴉裏


圖﹕表弟阿行

文﹕雄仔叔叔

第三十五通200397


上學的路


孩子上學的路

不長不短

也是我上學的路

互相答問

逐日修訂研究日程


一頓脾氣

把多少個晚上燒成廢墟?

愛是多少個遊戲和擁抱相加?

哭和笑有沒有共同份母?

我們同意

時間和蔬果食糧

都是實在的東西‧‧‧‧


到了,我揮手

他背起書包

轉眼就隱沒在一群校服中


第十六通 2003/4/27



空氣和石柱


你和兒子在路上走,風吹著,不大不小。

他停下來,問﹕

空氣是一些東西,

石柱又是一些東面,

為什麼

頭撞到空氣裏不痛,

撞到石柱上就痛得要命?

你待了一下,就把頭猛撞到空氣裏,

然後說﹕

呀,又真的不痛。

你們互相看對方一眼,

然後繼續上路


第十一通 2003.3.23


天大還是海大


天大還是海大

天大  因為

天是藍色時,海就是藍色

天是灰色時,海就是灰色


文﹕表弟阿行

圖﹕雄仔叔叔


第廿六通 200376


他們總是這樣勇猛


兒子俯身溪流

呼喊

「停下來可以嗎?

  兩秒也好

可以嗎?」


他們總是這樣勇猛

叫時間在風中塑立

打個照面   握手

才讓它走



雄仔叔叔


revised 2008.4.18



寫生


你用左手托著薄

右手按下原子筆 抬頭

看著樓房群中的教堂

三筆兩劃

上帝再無所遁形

被你逮住


我是驚訝還是羡慕

那幾抹筆觸

大膽和確定

蘇黎世街頭的紛擾喧嚷

全都沉進

一口寧靜的井


2001.8.22


記小伙子歐遊途中一次「寫生」


數字戰爭


對手連珠發炮

千萬萬百千萬萬

百千億

而你不知從那裏聽過

「兆」這副更強大的武器

並著迷於

這個數字 隱約感到

伸盡雙手也擁抱不了的

一場颱風

於是你笑眯眯地亮出底牌

叫對手目瞪口呆

看著「兆」

站在伸向宇宙的跳板

一躍  可能翻進無限


Nov. 2001 初稿     Sept. 2002 修訂



跟孩子踏單車


在斜坡前把車停下

抖氣   讓你超前  

「老爸!」你叫一聲  

雙腿撑踏撑踏

青春的節奏

風一般嗖嗖而過


春天就是如此肆意

搖擺的身軀

輕易湊合着斜坡的蜿蜒

一刻即到盡頭


你掉頭一定見到

我欲言又止的眼神

閃耀着車輪上翻滚的陽光


2008.3.2


狂牛


十多二十個

自稱朗拿度碧咸

費高等等的

小狂牛

猛追著一個球來踢

猛圍著一個球來踢


很多時踢入自己的龍門也不知道

很多時把自己踢入龍門也不知道


圖/文﹕雄仔叔叔

第卅二通 2003817



楓香葉落


楓香葉落

鋪滿斜坡

孩子就在這大滑梯上

把笑聲滑入深秋


圖/文﹕雄仔叔叔


第四十三通  2003119




這個火車站叫

夜晚


擠滿不肯入睡的小孩

從行李箱翻出

波板和積木

還有卡通的情節和

棋戲還有球場和沙灘還有

「爸爸,給我講一個故事」

‧‧‧直到

那班火車鳴笛直到

呵欠連天而

路軌顛三倒四地

伸入枕頭


第十八通 2003.5.11


手下留情


落大雨

球場在等待

我們的球賽呢?


接通上面

上面上面上面

可不可以

這樣呢?


把雨都落到水塘去

或者把雨瞄準

在球場邊界以外

就這樣吧 手下留情


圖/文﹕雄仔叔叔

第十七通2003.5.4



Still Alive


Dear Ms. Leung

I wonder if 

you still put on your spectacles

up there in heaven

can you tell me in my dream?


I discovered recently I have

three white hairs and you know

I’ll write a poem in Ming Pao next week

about them


Wish you happy days

Your student Lok Hang


2005.3.10



Noises of Children Playing


Noises of Children Playing

Tap on the window

Warm rain

On a cold day

The afternoon of a slow train

Draws in

Like a child’s poem I am reading

Fog

Is softer than the door

Suddenly some lock clicks open

When I look into the troubled mirror


199?



Grandma is dead


Dreamwalks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we were not worried

the corridor was safe

the neighbours did not complain

and you returned.


You returned and 

returned

like the incessant tides

of an ancient ocean.


Splash.

Worlds in your eyes

night wind, moonshine.

What did you tell

our forgetful city

in your mumbling walks,

your age 

maybe.


Then how old is

ninety-seven:

a decaying dynasty,

two world wars and

two revolutions

now a dying colony.


Must we not talk about

time and its promises

not kept

the war to end wars

and our saviour saved

in the crystal coffin.


When you looked at me

and smile without a word

I heard voices:

another generation

some other time

one more world.


When you looked at me

and smiled without a word

it reminded me of the time

when I slept, pressing

against your breast

the summer window

of everlasting rain

the smell of your old flat

in the old quarter of town

where I was born

grew up and learnt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You kept on with

your dreamwalks walking

until at last

you disappeared

through another corridor.


I was not there

to say good bye

but I was not sad

not exactly

even if I knew

you’d only return

as shadow on the window.

something has been said :

people die

dreams come back

children learn to forsake

their lullaby


1993



(Co-wrote with Madeleine Marie Slavick)


words are earth

where does the sky begin?



it begins at the window

where does the window begin



window is visible air

where does the eye begin?



it begins here, a rising mountain

and where does the shoulder begin?



the shoulder frames the body

entrances everywhere



enter and to stay

until it goes back to earth



until we return

to the sky of us



all


2007.5.23

ps. M sent out two lines and I naughtily responded with two and the game be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