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29

在清醒與醉之間

(Polly Ho)

晚空灑下幾片白色的鹽粉
口乾了, 胃裡貪婪的舌頭尖扭動著嚷著
點了一杯瑪格麗特,
粉晶般的鹽粒搬到杯唇上
我問:我的東西在酒杯之內嗎?
她不語﹐
深吸一口氣﹐親吻著這個處女杯唇
舌頭在杯子裡游動
尋找我的清醒和醉

2008年5月28日

WaiYim和Huai Yan,Hong Kong定Xiang Gong?

(黃懷琰)

今天我六歲了父母第一次帶我去西餐廳吃牛扒第一次學會了用刀叉。
我要學會用刀叉吃「飯」吃得很好大人便會說你這個孩子真有教養真聽話。

今天我十二歲了英文老師要我們改個英文名我不明白也沒有問為何人人都要有個英文名字。
我可以叫Wai Yim嗎但老師說你就叫Nancy吧。
我要跟人說我是叫Nancy的而且感覺很自豪你沒有英文名嗎乜你咁老土!

今天我十七歲了我有個英文名,但我英文會考還是肥佬!
英語說不好考不上大學找不到好工作我連中文字都不會打。

但沒有人理會我

能唱很好的歌畫很好的畫。

我一直還是用著刀叉叫著Nancy做的工作很卑下說的英語很差。
連國歌都不會唱中文都不會打。

但人人都會說你會用刀叉真有教養而且一直很聽話你就叫Huai Yan吧。
我聽著聽著也就覺得自己很到家刀叉也用得更出神入化。

2008/5/28

給故鄉的聲音

明報 (鄭依依)

四川盆地的豐饒魚米之鄉,育有靈秀人材無數。震禍之後,已離故土的川人,掂念家鄉,都藉藝文遙寄思念與支持。

剛過去的周日,來港十年的詩人鄭單衣,在其詩會朗誦是他對汶川的悼詩《告慰》:「那是被震碎的血腥天府令我體內的骨肉/堆積如山──//這是難得的好天氣,但我/心情抑鬱//那是一個溫馨的下午卻猛然聽到/千里之外的陌生地//汶川,現在//請拿起我豬年的儲錢罐,搖/猛搖,再搖──你可聽得見/那孤兒般的碎銀聲聲汶川汶川汶川//我的心同樣是碎的」。

他還首次發表親筆所書、記遊拙政園的古詩「又遇春風過小橋,心中靜影復喧囂.留連三千八百步,為聽秋雨種芭蕉。」當場競投,從800元起拍,直到3萬元由蘇富比(Sotheby's)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投得,連同義賣詩集《夏天的翅膀》,短短個半小時共籌得港幣約4萬元,由樂施會全數捐贈災區。

而現在北京的畫家李梟,地震前二天才剛離開重慶,甫聞新聞,即給川北蓬安的家人致電,卻沒接通,只能透過電視新聞了解災情,一直心急得很,至近日才得到家鄉平安的消息。因來港Ora-Ora畫廊展覽在即,他決定把展覽的秦俑系列作品中的新作,義賣賑災。這系列作品以秦朝的強盛世代,作喻堀起的當今中國,昔時古人的繁複髮髻造型,今人的臉孔輪廓,是畫家對文化傳代的詮釋。他看到川人的善良緊毅的特性,在地震中顯現,樂觀專注救災、重建家園而非沉溺悲痛。義賣作品只見畫中秦俑的後腦,如向哀傷作別,1米乘80厘米大小,他冀望可賣得數萬元善款。

2008/5/26

三個恰巧成就五月詩會

Polly and Danyi, our guest poet of May.

Danyi signing his book


(Polly Ho)



真是一個恰巧嗎?恰巧Kubrick詩會邀請鄭單衣來五月份的詩會,恰巧單衣是來自四川,更恰巧的是發生512四川地震,當三個恰巧加在一起成就五月詩會。一開始,單衣和大家分享這幾天複雜的心情,發生地震之後,他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家人和朋友,得知他們安然無恙他也放下心頭大石,但每一次讀報忍不住傷心,更流下淚,在前往電視節目之前,他在一家711便利店花了十分鐘寫了一首詩,名為「告慰」:

那是被震碎的血腥天府令我體內的骨肉
堆積如山──

這是難得的好天氣,但我
心情抑鬱

那是一個溫馨的下午卻猛然聽到
千里之外的陌生地

汶川,現在

請拿起我豬年的儲錢罐,搖
猛搖,再搖──你可聽得見
那孤兒般的碎銀聲聲汶川汶川汶川

我的心同樣是碎的

      2008年5月24日晚於中環


單衣的中文朗誦非常出色,當天有不少外國學者,包括Madeleine Marie Slavick, Martin Alexander, Sayed Gouda 和 Michael Holland,他們分別擔當了英文部份的朗誦。當天的高潮是拍賣,單衣寫了一篇古詩書法,底價800元,最後由蘇富比亞太區總裁Kevin Ching以三萬元投得,此外還有「夏天的翅膀」的書本義賣,全數捐贈樂施會。單衣希望盡一點綿力幫助家鄉的災民,尤其是頓失家園的四千名孤兒。

五月香港天氣仍然涼快,但是四川的則又是熱又是雨,天憐人間,但願四川的災民可以多個帳篷,孤兒可以繼續上學。

Jean- Michel Sourd (right), the French translator of Danyi's poems.

Sayed Gouda(left), 朱濤(middle) and 清風(right) who came to the event in support of Danyi.

A Poem Selling For $30,000


(by Madeleine Marie Slavick)

Here's an unlikely story: a poem selling for $30,000


Sichuan poet Zheng Danyi, who lives in Hong Kong now, held a poetry reading yesterday in aid of Oxfam Hong Kong's earthquake response.


He donated all the sales of his book, Wings of Summer, as well as a new poem he wrote in calligraphy, which the CEO of Sotheby's, Kevin Ching, bought at an impromptu auction for $30,000. The bidding started at $800.


The fundraiser was held at Kubrick bookstore in Yaumatei. They hold a monthly poetry gathering on the last Sunday of every month.


Exactly 100% of all income goes to Oxfam Hong Kong's work in the earthquake.




Danyi and Kevin Ching who has bought the calligraphy at $30,000.

2008/5/24

零八‧五月詩會‧夏天的翅膀

時間 Time: 2008/5/25 (Sun) 5:00pm-6:00pm
地點 Venue: 油麻地kubrick
主持 Moderator: Polly Ho、黃懷琰
嘉賓 Guest: 鄭單衣

夏天到了!這是最好的季節來讀鄭單衣的「夏天的翅膀」,來自四川鹽都的單衣是中國所謂第三代詩人,他於八十年代寫下許多轟動一時的詩作,初看單衣的詩,會有強烈的感受,此人豪放狂妄,但是再看,會讀出生命的痛苦和執著,正如其「詩」:

「我撕開紗布繃帶/我撕痛苦的皮給你看——/瞧,這就是/詩——正在變紅的這隻鳥/ 羽翼豐滿,肌肉結實,包紮著骨骼/聲帶白銀薄如蟬翼/整個……再瞧/那天上的發育/以及,有力的她留在紙上的深深爪痕……」

單衣有一個很詩意的名字,他的每一首詩咀嚼起來,很有鹽分!

鄭單衣給我們的話

"四川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故鄉,5.12之後,它成了我們共同的故鄉,不分籍貫和種族,今天,我們都是四川人!人類從來都是一個整體,任何人的災難都是大家的災難,只有相濡以沬,同舟共濟,我們才有希望! "----鄭單衣

五月詩會我們有「夏天的翅膀」詩集義賣和鄭單衣書法拍賣,全數捐贈樂施會。單衣希望盡一點綿力幫助家鄉的災民,尤其是頓失家園的四千名孤兒。

2008/5/15

酸.甜

(羅蘊靈)

暗湧的漣漪泛起
流往血液到達的盡頭
通過神經線的感應
暗流打翻了的酸梅湯
酸甜交錯縱橫 分散各自
錯誤瀉進了淚線的禁地
初嘗禁果 餘味留下
甘甜的果核 停滯於空中
的一隅

浮.沉

(羅蘊靈)

平靜的沙漠
浮動著群群飛鳥
看不清牠們該從何處
鳴叫讀出憂懼
悲傷染紅了 空中飄移的淚痕
飛鳥整齊地排成字形
卻無聲擾亂了”人”的海洋
引起水滴陣陣漣漪
浮,沉,沉,浮
尖叫的魚濯出水面
沉默彌漫鳥群當中
渴求呼吸的慾望欲升
再沉了下去

20080123 2321

妳.蟲

(羅蘊靈)


妳滿佈淚痕的雙目
瑩火蟲撐起了妳的孤寂
只能大叫不能呼喊
火蟲尾巴點燃著希望
妳曾流露滴滴期待 竟
從蟲光的消逝開始褪色
延伸至通往無盡光源的黑暗軌道
妳無言的淚光哀求絕望
蟲子抑壓著被扭曲的衝動 盲目而努力向前慢 行
妳無法解釋悲從何來
火蟲沒能清晰向 路人指出正確的方向
妳的勇氣被溫柔的吻啜光
它蠕動著顫抖 吸附於被渴求的旅途
妳把心一橫 揚走楊柳送來的牽掛
滅絕了痛楚 消逝的道路
蟲子失去迷宮的地圖
妳拍掉一只蚊子
它撞向山頭的肉壁
黯淡的晨曦 漸次退出
濺出斑紅的血跡
一點也不起眼


20080125 2059

Dessertification

(羅蘊靈)

甜。而膩。膩在心頭
泛起滑溜快感充斥
黯紅跳動奮速擴散
侵入地下神經迅速
流往乾涸地底深洞
通向鑽不出的沙口

你說它是一個沙漠
我說那是層層糖衣
包裹膩而誘惑的陣陣香料混合
造成流竄粒子爭相飛散
沙塵翻滾瞬眼捲起
漣漪吹起撲鼻飛塵釀來
你呆滯眼眸乾枯的抑揚辨色
“Dessertification。”

甜。而膩。溶於狂沙
包裝糖衣若是化膿
惡臭漸次逼近快慰飛躍
駕馭幻彩化成遺留
於空間感燃燼半根
沙粒重重的粉筆



20080315 1223
20080317 0147

夏宇詩選

腹語術

我走錯房間
錯過了自己的婚禮。
在牆壁唯一的隙縫中,我看見
一切行進之完好。 他穿白色的外衣
她捧著花,儀式﹑
許諾﹑親吻
背著它:命運,我苦苦練就的腹語術
(舌頭是一匹溫暖的水獸 馴養地
在小小的水族箱中 蠕動)
那獸說:是的,我願意。


野獸派

二十歲的乳房像兩隻動物在長久的睡眠
之後醒來 露出粉紅色的鼻頭
試探著 打哈欠 找東西吃 仍舊
要繼續長大繼續
長大 長



甜蜜的復仇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愛情
為蛀牙寫的
一首詩,很

唸給你聽:

「拔掉了還
疼 一種

洞的疼。」

就是
只是
這樣,很

彷彿
愛情


疲於抒情後的抒情方式

4 月 4 日天氣晴一顆痘痘在鼻子上
吻過後長的
我照顧它

第二天院子裡的曇花也開了

開了
迅即凋落
在鼻子上
比曇花短
比愛情長


Salsa
  
我還是願意偷偷自己是那沙丘
被某個晚上的狂風吹走
第2天早上成為另一種形狀
我也同意我們必須行動
然後在行動裏找到動機
像許多女人會愛上的切•格瓦拉說的  (注)
我穿上印有他頭像的T恤睡覺
對那種再也愛不到的男人只能如此
真想去摸摸他的頭髮
替他點一根煙
為他找治氣喘的草藥
革命我懂一點
沼澤的水淹沒長征的膝蓋
他愛的唐吉訶德我也懂
與他同一時代的加洛克在路上我也懂
同樣的事物逼近我
用不同的形式
我是切•格瓦拉今天早上在鏡子裏
我把T恤脫到一半
那頭像罩住了我的臉
露出一隻獨眼
盯住這罕見的一刻
我是那人而那人並不知道
別人也不知道(這些要問波赫士)
我正要解放整個南美
而且我說出了我早已學習準備好
的西班牙文,我只會一句
也是引自波赫士:
“我的命運在西班牙文裏”
但是我接著說  用他不懂的中文:
“我跟你一起去革命
但是允許我隨時可以逃走”
這首詩這麼膚淺
不免被所有人恥笑
但根據波赫士
所有寫好的詩
都早已經有它們的位置
它早已存在
早於所有革命
以及我的逃走
關於革命和詩彼此傾軋的部分
我播放一段salsa 跳舞打混過去
  
注: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1928-1967)


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
  
只有咒語可以解除咒語
只有秘密可以交換秘密
只有謎可以到達另一個謎
但是我忽略健康的重要性
以及等待使健康受損
以及愛使生活和諧
除了建議一起生一個小孩
沒有其他更壞的主意
你正百無聊賴
我正美麗